中國西北大環線|塔爾寺、青海湖,體驗徒步冰湖面

下午9:07


      機上一如往常的熱鬧,滿滿的中國遊客們,分享食物也分享暈機藥,我親眼看到一位大媽跟空姐嚷嚷著她頭痛不舒服,空姐匆匆拿了一小片藍色藥包給她。單走道的A320座位本來就不多,九成都是團體客,難怪機票價格隨著空位數越來越少而水漲船高。甘肅省地處西北方,狹長的河西走廊因為一帶一路的發展,如今變得火熱起來。


      降落蘭州前,機窗外地面上一片黃土,蘭州地處黃河上游,自古就是絲路中的樞紐城市之一。出發前我問馬師傅能否留點時間讓我在蘭州吃吃看正宗的「蘭州拉麵」呢?馬師傅回答:沒問題。到達出境大廳,與馬師傅見了面,他個子不太高、皮膚黝黑、笑容堆滿了面,由於我的年紀可以當他女兒了,一直叫我王小姐似乎怪怪的,於是整趟旅程我們改名成小王與小謝。

      蘭州中川機場是整個中國距離市區最遠的機場,以我的邏輯會覺得好吃的名店應該都在市區居多吧,晚點還需拉車到兩百多公里外的西寧,似乎是沒什麼時間進城了。馬師傅帶我們到機場旁邊一家「西域凱達牛肉麵」,他說這家味道很好,熟練地在店裡幫我們點起菜來,還拿了土豆絲跟小黃瓜。「來,這餐我請你們吃,算是替你們接風。」

     據說在蘭州以外的地方才會稱作蘭州拉麵,一般就稱做牛肉麵,多是回民開的。這項平民美食已經成為蘭州人生活的一部份,甚至成為蘭州的代名詞。

      蘭州牛肉麵的肉與麵的比例像是台灣的牛肉湯麵,牛肉燉出來的清湯配上大份量的細麵條,一點點小牛肉片、大量蔥花,重點是一定要淋上辣油。這辣油乍看之下火紅一片好像會難以入口,其實它是以花椒還有其他種中藥材製成,只有香氣與微微的麻,卻巧妙地提升了清湯中的鮮甜,令人停不下來。馬師傅很貼心的幫我們加點了大份牛肉,讓我們的湯麵升級成豪華版,他知道我們台灣人吃牛肉麵卻沒有辦法大口吃肉一定會覺得不過癮。謝謝馬師傅,太好吃了啊。

-

      撐著肚子前往西寧,我們走在京藏高速上,是的,起點是北京,終點是西藏拉薩的一條遠得要命的高速公路。我們笑說以馬師傅的開車功力,來台灣環島只要一天就玩完了會很無聊。天色漸深,車速一路順暢,我們來到了西寧的「錦江之星」。錦江之星是中國著名的連鎖旅店,價格便宜品質有保證。跟馬師傅約了明天早上集合時間,我們又出門覓食去,青海省地廣人稀,就連市中心的人潮跟車潮都不多,在一間美食地下街我忍不住又點了烤羊肉串、油潑麵這類回民料理,但來自台灣的手搖店難喝至極。

塔爾寺八塔

      青海的第一站我們來到塔爾寺,為藏傳佛教格魯派六大寺院之一,是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的誕生地,建立於1560年,歷史久遠。由於在印度去過的藏傳寺廟也不少,塔爾寺的門票收費相較之下真的是非常高,大部分寺院內都無法拍照,也就沒有請導覽講解的意願,但隱約聽到塔爾寺知名的為「壁畫、堆繡、酥油花」藝術三絕。

      壁畫、堆繡都很好理解,酥油花則是一項油塑工藝技術,以酥油為原料,同時這也是牧民的主要食材之一。這種油脂在常溫時會呈現凝固狀,可塑性強,藏民們用它來塑造寺廟的工藝品,不像鮮花鮮果終會凋謝,酥油花形象逼真、色彩鮮豔,但製作過程相當艱辛,由於手的溫度會將酥油融化,因此需要將手放在結凍的冰水中降低溫度之後再進行雕塑。





      每每參觀藏傳寺廟,我都不去拍攝藏民們禮佛參拜的情景,因為我自己是希望是以參觀寺廟為主,不想打擾藏民生活,不想當個討厭的漢人啊,但我的身份明明又是個觀光客,哎啊真矛盾。

倫哥對寺廟沒什麼興趣,於是我們提早出來看路人下象棋。

      這趟馬師傅開了一台七人小巴,包車團員除了我跟倫哥倆以外,還有一對來自淡水的夫妻,出發前一個月馬師傅在微信上面問我接不接受同樣來自台灣的旅客一起包車,價格比起兩個人便宜不少,而且換成七人小巴更舒適,事後發現這是個太好的決定,車上有人一起聊天(其實大部分都是夫妻檔跟馬師傅聊天、我玩手機、倫哥睡覺)填補空閑時間,有人幫忙拍照(淡水夫妻檔的攝影設備非常多、很厲害),還有四人點合菜超方便啊。

      馬師傅還準備了一箱紫米青稞酸奶給我們喝,其實就是優酪乳,裡面有一粒粒的紫米跟青稞,第一次吃到青稞覺得沒有特殊的味道,但越喝越好喝,後來簡直上癮,一箱很快就喝完了,離開西寧之後居然都找不到這個“青藏牧場”出的「青海百年酸奶」,馬師傅說這牌子的味道最好,其他地方只能找到“青海老酸奶”這個品牌,其實也不難喝但就是差了一點點,馬師傅說哎呀不知道你這麼喜歡,早知道多買一箱讓你帶回台灣。


      前往青海湖的路上,是一條蜿蜒的山路,但起伏沒有很大,開起來很順暢,也可能是馬師傅技術太好。我注意到這邊的地標除了中文以外還有藏文與蒙古文,而蒙古文的字序是由上到下,非常有趣。甚至還有拉薩的地標,尚有兩千多公里,中國的距離跟我想像的不一樣。

      隨著海拔越來越高,我們來到了「拉脊山」,如果是夏季時分來,整片會是青青草原,四月的天氣還接近零度,一些積雪都尚未融化,山頂上更是白雪覆蓋,拉脊山名字聽起來不是很優雅,但它卻是進入青藏高原的重要入口,位於祁連山脈東側,最後來到海拔4188米的索克拉則景區,又稱做「青藏第一關」,比玉山還高出不少啊。



      我的第一次旱廁體驗就獻給此處了(倫哥還特地錄影問了我感想....,做這種事情就特別起勁呢),所謂旱廁就是沒有沖水設備,簡單挖個洞、擋幾片門的廁所,在青藏高原的山路上大部分的公廁都是長這樣,走進去得很小心地站在木板上,真的沒人會想要掉到屎坑內,而且這個屎坑還很深,幾乎就是這樣嘩啦啦的排放到山谷下,但深一點還是比較好的,總比有些旱廁太久沒清理,排泄物已經堆到洞口,好啦不說了。

氂牛

藏棉羊
      接著來到重頭戲,青海湖。青海湖在藏文的意思是青色的海,是中國最大的湖泊,大概就十分之一個台灣大,無論怎麼看,都像一望無際的大海。

      四月的青海湖邊緣已經開始融化,在真正冬季的時候,青海湖有很多徒步冰面的活動,但開始融冰之後其實最好還是別行走在湖面上,我微微地走了幾步,結冰的湖面會發出喀啦喀啦,聽起來很像冰塊碎裂的聲音,而最恐怖的是,離我不遠處的中國大媽因為拍照而忘記注意腳邊有顏色比較深的湖面,冰層較薄,一隻腳踩破冰塊掉了下去!因為目睹這驚人的一幕,我腿微微發軟的走回岸邊,據說青海湖中心開湖的瞬間,冰山會發出破天荒的巨大聲響,驚天地泣鬼神,雖然無法親眼目睹「武開」的自然奇景,但看到大媽用肉身開湖,雖然小腿都被刮出血來了,但還揮揮手說沒事兒,覺得更富有生命力!



      雖然也很想親眼看看藍色的湖水跟嬌嫩的綠草,整片與天空相連的雪白一片也是沒看過的景象,事實上青海湖有自己的收費景區,但包車師傅通常都會帶遊客去湖邊的水岸人家,給一點小費即可,師傅的說法是反正湖這麼大,哪邊看起來風景都是一樣的,不用花這麼多錢。至於湖邊騎氂牛的行程我是不會考慮啦,我拒絕任何非必要的動物騎乘活動。



      最後是途中經過的日月山,一片白雪。本來當日下午行程還要去茶卡鹽湖,不過天色不好改到隔天一早去,晚間宿茶卡鎮,這個小鎮因為被封為中國版的「天空之鏡」茶卡鹽湖而聚集大量的觀光客,淡旺季的房間價格相差一倍以上,雖然對於有某種號稱的景點總是抱持著不期不待的心情,但我沒去過玻利維亞,先來這裡探探路吧。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