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zburg 在薩爾斯堡流浪・關於迷路

上午12:24


        出了旅館之後,就回到火車站搭公車,只要上車秀給司機大姐(真的是大姐喔!在薩爾斯堡坐公車,幾乎都是女司機,很奇妙。)薩爾斯堡卡就可以免費上車。因為不用過任何機器,司機也不會看你卡上註明的時間,所以就算過了24小時之後還是可用,但是有沒有這樣的必要呢?當個有格調的旅人,該怎麼做自己拿捏吧!

        幾乎所有的公車都會經過舊城區,只要上車過了橋,看到觀光渡輪的小碼頭就是了!但是我這個鬼打牆喬安王怎麼可能會這麼幸運,就算是如此簡單的路程,走路30分鐘也會走的到,我還是下錯站啦!(遮臉)到底是跟交通工具結了什麼仇啊?有沒有拜哪個神可以保佑自己再也不會坐錯車的呢?請告訴我!我馬上去拜!



        明明旅館老闆跟我說,過了橋就可以下車啦!我真的是看到一座橋了啊!或許是那座橋不夠大吧!但是我第一次來啊誰知道多大!(怒)結果就走到一個超住宅區的地方,當下覺得很阿雜,因為看氣象今天晚上就會開始下雨,等於大太陽已經在默默倒數,一秒鐘都浪費不得!

        今天是禮拜天,這裡路上的人們很明顯的就是閒閒待在家裡沒事出來曬太陽的那種,我看人家的遊記都說薩爾斯堡到處都是觀光客,我到現在都只看到當地居民,搞得我自己也好像熟門熟路的學生一樣。

        然後就亂晃到一個說大不大的中型公園。


        好個禮拜天啊!小孩子們奔跑踢球,大人們散步乘涼。想說既然是公園,地圖上面應該會標示吧!很抱歉居然沒有!!!

        「路在嘴巴上」,雖然我生性害羞,但是還是得問一下了!不知道那時後在想什麼,旁邊草地上一堆和藹可親的歐巴桑不問,我挑了坐在公園長椅上的一對情侶。臉上打洞、刺青、黑髮並且有編,煙不離手。

        「請問往舊城區的路該怎麼走?」或許是覺得年輕人可能英文比較通吧!結果他們還是不太會講。但是我相信他們了解我的意思。回了我一堆我聽不懂的德文。

        我把地圖直接拿給他們,指給他們看我要去的地方。他們當下用德文討論了起來,內容大概是「奇怪怎麼地圖上面沒有標示這個公園?」「靠!大概是太小了吧!」,哪來的翻譯米糕我居然了解他們的意思。

        最後他們拿地圖比了比方位,這段時間我大概吸了三口二手煙,後來他們跟我說直走出去公園之後右轉就會到了!

       「兩公里!」這句他講英文。


        感謝那對龐克情侶,起碼我走向正確的方位,並且參與到了星期日下午的歐洲生活。沿著那條兩公里的路,其實走起來很舒服,旁邊就是薩爾斯河。迎面呼嘯而來的不是汽車而是騎著自行車的帥哥,一轉眼身邊又閃過一個踩著滑板的帥哥,這樣的「美景」是不是該感謝這麼會迷路的自己。

        溫暖的太陽下,情侶互相依偎著看書,好奇心驅使下,發現他們看得是漫畫。

        路上有對看起來是來自於南歐(我看膚色的啦我好膚淺喔!)的中年夫妻,向我問路。老天啊!我這麼會迷路的人但是我到哪裡都有人要跟我問路,亞洲人就是長得一臉「我好懂方位」的樣子嗎?剛好他們要去的地方跟我一樣,沒有漏氣。





        薩爾斯河把薩爾斯堡市中心分成新舊兩區,就如同上面那張照片。男男女女躺在草地上,就這樣一陀一陀的。我是從來沒有想過在放假的時候跑去哪個草地上躺著,但是現在會這樣想了!可惜台灣太潮濕,太陽太毒辣,不然我也好想這樣躺一躺喔!

莫札特故居(Mozarts Geburtshauss)


       在格特萊德街(Getreidegasse)上,其實這條街你不需要知道名字,你也不需要知道它怎麼念。因為舊城區最熱鬧的主要道路就是這裡。所有的名店、紀念品還有一間間的餐廳跟咖啡館。還有這個莫札特住了14年的故居,現在是博物館。

        莫札特不用說了吧!不知道的去看「阿瑪迪斯」就好了!裡面陳列了他的手稿、用過的鋼琴、還有看起來就超級名貴、只有在柯南電影裡面才看過的中古小提琴等等。喜歡莫札特或者喜歡古典音樂的人應該會很喜歡這邊,但我對於古典樂一竅不通,也是走馬看花的形式繞繞就離開了!


皇宮廣場(Residentzplatz)與噴水池



大教堂


        依舊是非常巨大的皇宮,也就是大主教的官邸,屋頂是薩爾斯堡最顯眼的天藍色。(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這種藍色喔!)


非常非常喜歡廣場中這個大型棋盤,照片上這兩個藍色衣服的正在對戰。


另外這個裝置藝術簡直就是薩爾斯堡的新地標。


     接著就是上城堡去囉!


(待續)

You Might Also Like

2 意見

  1. 從頭笑到尾,莫札特鴨太有梗了,最後那個圓球上的是真人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