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史貝爾咖啡館 Cafe Sperl

下午11:19



        在清晨朝陽尚未升起前,Cillen與Jesse漫步到了Cafe Sperl,在那歷史悠久的大理石圓桌上,Cillen藉故假裝打給她的好友,但述說的卻是他對Jesse的真實感受,Jesse也如法炮製,互相了表心意。兩人在這邊玩假裝打電話的這刻,浪漫卻不令人發麻、夢幻卻不令人覺得遙遠。(這個梗好讚,就算過了十幾年來看也值得學起來。)

        Before Sunrise(1995)。2013的今天,上午抵擋不住陽光熱情的邀約,我在市區周圍以慢跑觀光了一個小時。本來是想跑到多瑙河畔,但是慢跑的時候不想停下來,遇到紅燈就往有綠燈的方向走,以至於繞了一個大圈圈怎麼也碰不到多瑙河的水。我也不以為可惜,維也納太漂亮了,任何一處小風景我都喜歡,當我離開飯店的那剎那,我心想著:這麼美的城市,為什麼我之前都沒有好好享受,來了就急著想走呢?

        下午散步前往Cafe Sperl,其實幾度有想過要不要去,因為前一天跑了三家咖啡館,一間進去之後感到後悔、一間經過門口我就知道不對勁、最後一間以前去過覺得還不錯但還是有些小小遺憾。其實我也不想這樣跑來跑去,但根本就是坐不住。從飯店穿越最熱鬧的商業大街、經過一道道迴廊遇見皇宮、再走到廣闊的博物館區,最後轉入一條平凡的街,Sperl從1880年就座落在這了。




         窗外的陽光溫暖不刺眼,大概是地點的關係比較多當地人造訪,我也心知肚明為什麼他們只願意在這邊久坐,前一天遇上的都有點誇張,雖然這裡也有觀光客,但不至於被觀光客淹沒。

        在當年,Sperl就像巴黎的花神、丁香園咖啡館一樣,是分離派藝術家名流聚會的場所。推開那個老舊的銅把,約莫四十幾歲的女服務生捧著客人的咖啡忙進忙出。我猜想,在歐洲上咖啡館,其實不用跟店員打招呼吧?我還是無法擺脫這個習慣,輕聲問了一句我可以坐哪裡?服務生阿姨(這樣講好像有點不禮貌,但我想不出別的詞了)親切的跟我說,任何地方都可以。又更喜歡這裡了。


奧地利音樂家-弗朗茲萊哈爾也挑這個位置嗎?可惜我不認識他。

        環顧四周還沒好好的打量一下這間美輪美奐的咖啡館,就找到一個靠近門口的小角落,希望可以好好的窺伺四方而不會被人發現。阿姨送上菜單,我想著Cillen跟Jesse應該點的是杯咖啡牛奶1:1的米朗琪吧,想到我這趟來都是看著咖啡名稱亂點,尚未踩到地雷,畢竟每間店都是用上等的機器跟差不多的豆子,出來的咖啡都不會差。最後來杯經典的維也納咖啡作為結束再適合不過了。然後還點了一個蘋果派,希望它夠酸。

        聽說,品嚐維也納咖啡一開始要先吃上面的奶油花、接著喝一口中間的黑咖啡,最後在攪拌到下面的糖,多種層次享受。無論什麼咖啡,旁邊都會搭配一杯水,偶爾有巧克力。維也納的咖啡文化相傳是由土耳其人傳入,轉變至今上咖啡館變成一種生活習慣。咖啡館內盡量保持著十九世紀的模樣,點完咖啡之後,我摸摸光潤的大理石桌、深紅色的雕花沙發椅不知道有沒有洗、還有早已磨損的木椅,在維也納咖啡館裡時間是停止的,他們盡力保持這種氛圍,服務生一貫的黑白打扮穿梭其中,背景是優雅古典的咖啡館早就是一幅維也納的示意圖。

        帶來的書早就看完了,只好偷偷看著座位附近的人。好幾對銀髮夫妻相擁而入、還有一家四口兩個小孩應該都還十歲左右也來上咖啡館,一眼就知道是觀光客,但兩個小孩安靜的看著書,真不錯的旅行。靠近我這邊的大多都是單獨而來的人,一位上班族女子、幾位穿著休閒的男士。大家都打扮的輕鬆體面不隨便,只有我頭上還夾了髮夾的東方臉孔跟這裡格格不入,還好我的眼睛裡面看不見自己的存在。




我吃到一半的杯盤狼藉。



        維也納的咖啡文化還有就是從坐下那刻到離開都不用再站起來的服務。無論是點餐、上餐、結賬,都是由服務生在桌邊一手包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黑色菸酒包,我想零錢應該是不用自備吧?咖啡好喝、蘋果派味道還不夠重,難怪都要加上個家常蘋果派,但這裡不就是餐廳嗎?右邊台子上放了各種語言的報紙,斜前方的男性跟右方的女子都拿了一份來看,男性點了一瓶可樂,女子點了一盤看起來頗美味的沙拉,就是沒人喝咖啡?再過去有兩個開侖撞球台,上網查了才知道這種沒有球袋的撞球運動,在十九世紀很流行。另一邊的牆上還可以看到以前的紳士穿著燕尾服打撞球的模樣。下面是好幾幅獎狀、獎牌,大多是世界咖啡館之選啦、歐洲咖啡館之選。



        去洗手間的時候,我發現門口上面寫的男士女士是德文,D開頭跟H開頭,也沒圖示。當下不知道該開哪邊的門,正當我窘迫的時候,好在有個女士也推門進來,笑笑的跟我說哪間是女廁,好了現在我又忘了,德文真的很難記!!

也有免費的明信片可拿,上咖啡館的時候可多多索取,有些免費有些要購買。



        最後無聊了在紙上塗塗寫寫,開了手機才發現這裡有免費wifi可以使用。我真是文明病的不淺。維也納一位作家,也是咖啡館的常客Alfred Polgar說:咖啡館裡大部份的人們,對世人的厭惡,與對世人的渴望同樣強烈,想要獨處,卻需要有伴來獨處。

        本來接下來的行程是去Prater遊樂園,也是Before Sunrise的景點之一,Jesse他們在那邊搭了木製摩天輪,第一次接吻。但我驚覺我獨處夠了,沒有在維也納遇到一個可以共度12小時直到清晨的伴就算了,還要面對一趟長達12小時以上的飛行工作,這麼浪漫的城市我想也差不多了,一口乾了咖啡繼續迎接不到九點不會落地的太陽。


Cafe Sperl:http://www.cafesperl.a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