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北大環線|長城最西端!天下第一雄關・嘉峪關

上午5:38


      如果西北大環線需要刪減天數的話,通常會略過嘉峪關市,直接到達重點城市張掖。不過既然來了西北,錯過長城最西端的天下雄關,也有點可惜。雖然真正的長城已經剩下一坨看不出來是什麼的土墩,但關城還是很漂亮,也有修建後的長城可以爬,練練腳力。爬過北京的長城,現在就來看看西邊的長城有什麼不一樣吧。


拍完這張照之後,旁邊的導遊說跟他的團員說,這個不用拍!我們等到下一個點再拍,那邊才是重點。
哇,直接被打臉。

      嘉峪關市聽起來像是個為旅遊而生的城市,但其實不然,中共特地在這裡設置了「酒泉鋼鐵公司」,大量開採這裡豐富的礦產資源,因此還有個「戈壁鋼城」的名聲。在我的印象中,工業城市例如什麼曼徹斯特、高雄啊,實際上看了根本沒有太多工業感,但嘉峪關市不一樣,哇賽,那個滿滿煙囪跟工廠,還有像怪獸一樣高的機械手臂,煙囪還噗噗地冒著白煙,爬長城的時候放眼望去真的是太賽博龐克了。

      首先來進行一連串無聊的歷史認識活動,嘉峪關是明代長城的最西端,古時絲路的要衝,當時出去就出國了。另外最東邊的就是「天下第一關」山海關,嘉峪關則稱作「天下第一雄關」,硬要比別人多一個字。

用上班笑容與手勢介紹這看不出來是什麼的土墩。
(這是西部第一座墩臺,萬里長城從這裡開始。)

也介紹這個風化成為矮牆的長城遺跡。

這感覺只有在古裝劇才會出現的場景。

      真正的遺跡就只剩下這些土墩了,想想也是明代的土了,又蓋在這種風沙那麼大的地方,風化也是正常的。接下來要去的是懸壁長城,原建於明嘉靖十八年,因為沿著山脊上的長城疑似懸空,最陡的地方似乎有45度,又被稱作「懸臂長城」(雖然我兩隻眼睛都看不出來哪裡懸空?)現在能爬的部分是1987年重建的,完整走一圈大概750公尺,其實不遠,但因為有點陡,所以大概會花40分鐘左右,走走停停休息一下,體力正常的人都可以爬完的,唯一就是這裡氣候實在太乾燥,水絕對不能少。(夏天我就不敢說了,完全沒有遮蔽的地方,要爬請三思而後行)

第二次爬長城,GO!


開爬囉。大漠景象跟北京端長城真是截然不同啊!

有人覺得被我騙來這裡每天爬樓梯很痛苦,邊走邊唉。


看過去居然沒有東西啊,當年玄奘要怎麼橫越這裡呢?

也有人走不是階梯的路線,山羊一般的走在山脊上,非常厲害。

這裡也有像歐洲賣心型鎖一樣的商業行為。



找得到我嗎?夭壽,我還穿五倍厚發熱衣,像神經病。
下山後可以看到一些古人雕像,玄奘、張騫等等。

      西端長城的風景說不上多麼壯麗,但想當年古人要離開自己的家鄉,往那看不見的西域前行,真的太佩服了,難怪有那麼多邊塞詩,隨便網路上估狗幾句大家耳熟能詳的。「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個回」、「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而最常被提到的陽關、玉門關,也都位在甘肅省,但園區的可看性更低一些,不過說不定有長城迷會想拜訪。


      來到重頭戲就是嘉峪關的關城,由黃土夯成,西側以99999塊磚包牆。為什麼是個這麼奇妙的數字呢,有段故事。相傳明正德年間,有位工匠精通算法,所有建築只要經過他計算,用工用料均十分準確,可以節省很多成本,經他估計修築關城需要99999塊磚。監督的監事不信,跟他說要是多一塊或少一塊就要砍他的頭,其他工匠全部勞役三年。完工之後,還剩下一塊磚,監事逮到機會準備要開鍘了,沒想到這位工匠說這塊磚是神仙所放的,如果搬動的話,城樓便會塌掉。監事一聽就不敢動了,如今這塊磚還在,稱作定城磚,但我沒看到,因為去之前忘記做功課,傻眼。


這裡冬日垂柳很美,來的時候別忘記看看。


      走著走著,可以看到一位穿著古裝的男子坐在關城內,桌上有些文件什麼的,原來這就是古代的海關。由於這裡是中西來往的國門,因此出入嘉峪關的手續非常嚴格,必須持有“關照”方可通行,就如同現代的護照,也會根據你的身份發給不同的關照,就像現在的工作簽證、旅遊簽證那樣。關指的是門閂,引申為關塞,照就是公文、證件,現在我們常會說“請多關照”、“多多關照”就是這樣發展而來,在嘉峪關可以花點錢請假扮的古人海關發個關照給你。





居然被花生糖攤販吸引買了好幾盒的倫哥,購物精神來到西北絲毫不減。
      關城內分成箭樓、角樓、演武場等等,但可能是爬完長城已經有點疲倦了,就以飛快的速度走完,更別說要爬到樓城上居高臨下,我自己覺得遠眺比較雄偉。「天下第一雄關」的匾額是當年左宗棠駐肅州時親筆寫下的,可惜在1931年時被西北軍閥拆掉,下落不明,只好後來再按照原樣重建。



走出城外的這片林子太美了。

      但比起旅遊景點,我更對嘉峪關市這座城市印象深刻。除了那天住的旅館是整趟旅程中我最喜歡的,居然是北歐風木頭地板房,多麼不容易。晚上的放風時間,倫哥因為背痛加上坐車時間太長,想找個按摩舒緩一下。問了櫃檯,她們居然面有難色的說,這附近好像都沒有“正常”的按摩耶.....。

      我心想,哇賽,這裡什麼地方,太酷了一定要去繞繞。我們就往夜市那有許多小吃店的方向走去,結果經過了一間盲人按摩店,我們想,都已經寫盲人按摩了,會不正常到哪裡去嗎?姑且試試。沒想到......,是一間沒有盲人的盲人按摩啊。而且還生意很好,一個接著一個。

      我坐在面對按摩床的沙發上,師傅跟我們閒聊起來,發現我們是台灣人後,整間店引起了一些騷動,可能台灣人在這裡真的很少見。師傅們開始你一言我一句的對政治現況發表言論,我也是笑笑,然後坐在我旁邊等待的一位年輕女孩大聲的說:「你們可不可以不要問人家那麼敏感的話題?」師傅就閉嘴了,天啊我感謝她。

      這個年輕女孩開始跟我聊天,問了我一些台灣上班族的工作項目與薪水,其實說實在的跟他們沒有什麼差別,我也問了她住在這個城市的一些心得,比如說西北的交通啊等等,最後她問了我一個很有趣的:「台灣人平常講話是不是都會參雜英文呢?」我頓了一下,好像沒有啊,香港人或新加坡人比較會吧?後來我問了倫哥,倫哥說我們很常講“這樣很不OK”、“這個很chill”、“這是NG商品”等等,說不定就是參雜英文的意思啊。

      然後我問了她一個白癡問題:「你們真的每天吃羊肉串嗎?」問完當下我覺得自己實在是蠢到極點,就好比有人問我「你們台灣人真的每天喝珍奶、吃小籠包嗎?」一樣蠢。她笑說,她們是真的很愛吃羊肉串,但就是偶爾在餐廳吃、或者跟朋友聚會的時候吃,平常在家也就是一般的飯菜。

      我想我會問這個問題就是因為,這裡的羊肉串真的太好吃啦!!!!!!

     離開這間沒有盲人的盲人按摩店之前,年輕女孩介紹我們附近的一間串烤店,叫做「眼鏡烤肉」,好吃斃了,就像台灣人離不開鹹酥雞那樣,西北的羊肉簡直是國寶!完全沒有騷味,烤得恰到好處的焦香搭配羊油與孜然粉,買尬,我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羊肉,甚至比牛肉還厲害,連不敢吃羊肉的倫哥都嘖嘖稱奇啊!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